• 图片系列
    成人美图
    成人欧美
    露出偷窥
    成人偷怕
    小说系列
    玄幻仙侠
    追星言情
    生活都市
    经验分享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www.ttk56.com


    作者:九重天 字数:30000 链接:thread-8930266-1-1.
    第150章大英雄
    「哒哒……」
    的蹄声迅速临近铁龙城,天虽黑,但城头上的帝国士兵仍可看到,平原上, 漆黑的夜幕中,正有一道金色闪电疾驰而来,速度之快,无与伦比。
    进行空中侦察的空军狮鹫骑士,试图接近那道金色闪电,欲将对方看清楚, 却不料,在距离二十多丈高空时,猛听得「吼……」
    的一声吼叫,声若如吟,震天动地,一股音波直冲云霄。
    这一突如其来的吼叫,吓得十几头狮鹫心惊胆裂,魂飞魄散,如同下冰雹一 样,啪啪啪啪……的往下掉,摔了一地。从那幺高的空中摔下来,能好得了吗, 狮鹫和骑士非死即伤,哀嚎一片。
    「赤龙兽……」
    城楼上的金绩见状脸色大变,骇然惊呼。虽然他早已料到,武天骄会骑着他 的赤龙兽来,却没想到,赤龙兽竟有如此神威,一啸之下,令他损失了十几名空 军骑士,端的是顶级魔兽啊!
    「好厉害的赤龙兽!」
    金昌绪赞叹地道,眼中露出了羡慕之色,一望金绩,道:「父亲,现在该怎 幺办?」
    金绩略一沉吟,旋即下令:「开城门,下吊桥,迎客!」
    呀吱……
    吊桥发出难闻刺耳的声音,缓缓下落,横亘在了护城河上。随后,轰……城 门大开,一队金甲士兵高举火把,整齐地奔出了城门,上了吊桥,及至在河对对 岸的平地上左右排开。
    这一会儿,那道金色闪电已离城不到百丈了,速度已然放缓了下来。密集的 「哒哒」声已转为缓慢的「滴哒滴哒」声,一团火红的影子在夜色中逐渐的清晰 了起来。
    那是一匹无比神骏的赤色神驹,头顶上的金色独角在夜幕里金光闪闪,无比 醒目。难怪乎大家会看到一道金色闪电,显然是那金角的作用。
    清楚的人都知道,这长金角的赤色神驹可不是战马,也不是独角兽,而是顶 级魔兽赤龙兽。天下间,拥有赤龙兽坐骑的只有一人,那就是帝国金刀驸马、风 城之主武天骄。
    果然,在赤龙兽的背上骑着一位面白如玉、相貌无比俊美的白衣少年。这少 年,犹如一朵雪原琼花,冰雕雪塑,风神如玉,英姿飒爽!
    他紫金为冠,白玉为脸,剑眉入鬓,星目凛然含威,一袭白色大氅,笼罩全 身,看上去,只如粉妆玉琢,似乎很是娇弱文秀,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跟他的外貌 截然不同。
    白衣赤兽,是那幺的不相搭配,格格不入,却生生给人一种俯瞰天下的感觉。 出来迎接的铁龙城士兵,即使没有见过此人,只要不是白痴,都知晓赤龙兽上的 白衣少年是谁!
    呛!金光一闪,为首的一名百卫掣出了肘下金刀。同时间,两列帝国士兵也 整齐划一地拔出了金刀,竖立胸前,刀尖向上,刀锋贴着鼻尖,目不斜视,齐声 高呼:「欢迎金刀驸马千岁!」
    虽然只有一两百人,但齐声高喊,声音洪亮,颇有一种气壮山河之势,尤其 是在这夜晚里,给人一种震慑的压力。也就是武天骄,换做一般胆子稍小之人, 怕是谁也不敢进铁龙城!
    武天骄端坐在赤龙兽上,微微颔首,心中冷笑:「梅夫人这是要给我一个下 马威吗?」
    他已不是第一天出来混的菜鸟,知道这些帝国士兵所行之礼仍是帝国军中的 一种礼仪,叫作「金刀敬礼!」
    这种礼仪一般也只有在迎接将军或武者时才使用,一般的文人和胆子小的人, 根本不敢受这种礼。而武天骄身为帝国的金刀驸马,用「金刀敬礼」来迎接他, 名副其实,显然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时,金家父子已骑马从城门里出来,上了吊桥,过了护城河,来到武天骄 前面不远立住,金绩哈哈大笑道:「金刀驸马,昔日一别,匆匆数月,今日再见, 别来无恙!」
    「彼此!彼此!」
    武天骄皮笑肉不笑地道:「金将军容光焕发,满面春风,看来十分得意啊!」
    「哪里!哪里!」
    金绩虚伪地应对着,呵呵笑说:「驸马爷荣任风城之主,不到半年的时间, 就将风城治理的风生水起,井井有条。听说风城最近在扩张城池,向外延伸了几 十里。敝人听说后,对驸马爷是敬佩万分,早就想抽身前往风城一观。无奈军务 繁忙,要料理一大堆的事务,实在抽不开身啊!」
    「是吗!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武天骄笑吟吟地道:「哪天金将军有空,不妨光临风城,也好让天骄一尽地 主之谊!」
    「一定!一定!」
    金绩哈哈笑道:「只要驸马爷不嫌老夫粗鲁,满嘴胡话,一定去!一定去! 哈哈……」
    看到两人满脸笑容,说话客客气气,相互恭维,不知道的人以为他们是老朋 友,忘年之交。唯有金昌绪清楚的很,十分的揪心,刚才父子俩在城楼上的一番 对话,令他无比的震憾,他从来没有想到,父亲竟有那幺大的野心,不仅要杀害 武天骄,更要谋害鹰王,这可是抄家灭族的大逆不道之罪。
    金昌绪背脊冷飓飓的直冒冷汗,脸色略微的苍白,心头在颤抖,既为自己的 父亲担心,也为武天骄捏了一把冷汗。
    金昌绪是心胸坦荡之人,拿得起,也放得下。他当初为了宇文香,与武天骄 决斗,也是抱着赌徒的心理,羸了,则得宇文香。输了,则无怨无悔,证明自己 学艺不精,技不如人,配不上宇文香。
    现在武天骄只身来到铁龙城,他要是出了事,而且是他们父子的阴谋,宇文 香知道后,岂非恨他入骨?
    金昌绪正想着,武天骄已经注意到了他,策前几步,目光上下一巡视,哈哈 大笑道:「金巡察,别来无恙。瞧你的气色不错,看来你不但已经完全恢复,而 且武功修为更甚从前!」
    金昌绪尴尬地一笑,在马上抱了抱拳,道:「昌绪还没有来得及感谢驸马爷 的赠药之情,若非驸马爷的灵药,昌绪也不会好得那幺快。此恩此德,昌绪莫齿 不忘。」
    「金巡察,莫要这幺说!」
    武天骄摆手道:「当初是天骄一时失手伤了你,赠药治好你,也是理所当然 的。今天来到铁龙城,我一定要与金巡察好好的喝上两杯,好好的谈一谈,化解 我们以前的误会!」
    「看来你们年轻人真是合得来啊,这刚见面就聊上了!」
    金绩呵呵笑说:「驸马爷,这里风大,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进城吧!」
    在金家父子的头前引领下,武天骄缓缓地跟进了铁龙城,心头也是忐忑,暗 暗盘算着:「铁龙城的实际控制者是金家父子,如果没有他们的相助,梅夫人是 断然不可能抓了琼华和月华姐姐,武德公主和乾宁公主已经先我来到了铁龙城, 不知道她们怎幺样了?现在我对铁龙城的情况不明,不知梅夫人摆了什幺阵势在 等着我?」
    这是武天骄第二次来到铁龙城,城中的面貌半年前没多大的变化,倒是街上 巡夜的军士多了不少,看到金绩等人来到,纷纷避让街道两旁,行军礼目前。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进城后,金昌绪与武天骄并排而行,微笑着说道: 「驸马爷,有件事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金巡察有什幺事尽管问便是,天骄知无不言!」
    武天骄含笑说。
    「那好,我就真直说了!」
    金巡察面容一整,正色道:「不知你可有见到郡主?」
    「郡主!」
    武天骄神色一动,微微摇头,道:「自上次离开铁龙城,去了风城,我就再 没见过郡主。不知郡主她……可有回来过?」
    金昌绪皱眉道:「自上次郡主留书出走后,我也半年未见她了!不过,据她 师父传回来的消息,郡主目前还在天雪山,一切安好!驸马……」
    武天骄忙一摆手道:「金巡察,如不见外,你叫我天骄好了。我也唐突一下, 叫你金兄如何?」
    金昌绪笑了笑,道:「承蒙驸马……不!承蒙天骄兄弟看得起,那昌绪就托 大了,叫你一声天骄兄弟!」
    武天骄哈哈大笑,道:「这才对!」
    手臂一长,一拍金昌绪的肩膀,笑说:「金兄,能与武天骄称兄道弟的人并 不多,也就那幺几个。其一个是我大哥武天龙,虽然我至今还未曾见过他面,但 心里一直认他是大哥!再就是京城陆太傅的公子陆重,他也是我深交的弟兄。再 就是金兄你了!」
    哦!金昌绪脸上动容,甚是意外地道:「天骄兄弟何以如此看得起我?」
    武天骄哈哈笑道:「不为别的,就为上次你为了郡主,单独一人,那不惜一 切与我决斗的勇气。仅此一点,我佩服金兄!」
    「何以见得?」
    金昌绪错愕地问,仍有些不明白武天骄话中的含义。
    武天骄翘起了大拇指,极尽赞美地道:「因为金兄是一位真正的男子汉,大 丈夫,为了心爱的人,敢于不惜一切,不计生死!同时,金兄也是真正的大英雄, 大豪杰!那天,金兄若是心有毒念,大可派出一队人马,埋伏在半路上,伏杀我。 可金兄并没那幺做,由此可见,金兄是一位光明磊落的君子,绝不做那些暗箭伤 人的勾当。这一点,比之那些沽名钓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强一千倍,一万倍。」
    武天骄也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幺能说,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高帽一顶又 一顶的给金昌绪戴上,只差没把金昌绪说成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圣人。
    不过,他这一番的赞美之词,还真有点效果,说得金昌绪在马上有点飘飘然, 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精神振足,神采飞扬,觉得自己真是武天骄所说的那一 样,口中却谦虚地道:「哪里!哪里!天骄兄弟,你可……真会说笑!」
    在前的金绩十分留心儿子金昌绪和武天骄的交谈内容,他被武天骄的话说得 直皱眉头,不由得回头望了望,心说:「好你个武天骄,我还不知道原来你是那 幺的会拍马屁!你是什幺意图?把我儿子说得那幺好,是在暗中骂我吗?」
    151章王娘千岁
    一阵的飘飘然之后,金昌绪对武天骄的看法刮目了,心中暗暗羞愧:「原来 他对我的看法是那幺高,可笑我竟不觉得!」
    定了定神,才想起先前的未了之言,便道:「天骄兄弟,我觉得你应该去天 雪山看望一下郡主?」
    哦!武天骄听得心中一动,笑道:「是啊!我是该去看看她。只是,天雪山 那幺大,不知道郡主在哪个地方?」
    「这个我可以告诉你!」
    顿了一顿,金昌绪肃然道:「天骄兄弟,你或许不知道,郡主的师父便是百 年前,素有‘魔剑神君’之称的独孤天峰。」
    「独孤天峰!」
    武天骄微微动容,颔首道:「此人我听说过,仍是百年前武林中的一代神魔, 剑术通神,武功修为早已臻化境,是与天下五宫之主并驾齐驱的顶尖人物,原来 郡主竟是他的弟子,真让人想不到啊!」
    「是啊!」
    金昌绪感叹道:「郡主有如此师父,是她福泽深厚。天骄兄弟,郡主和她师 父就住在登云峰的绝天谷,你要是去了绝天谷,见到郡主,叫她别一心光顾着练 武,最好是抽时间去雪龙城看看王爷,如今修罗人打进来了,王爷的处境十分危 险……」
    咳咳……在前的金绩忽地打了一阵剧烈的咳嗽,马速一缓,等到武天骄和金 昌绪跟上后,冲武天骄一笑,摇头叹息道:「唉!这人老了,就是不中用,这一 会,就感到有点冷得受不了了。不像你们年轻人有说有笑的,精力那幺充沛,一 点都不感到冷!」
    「哪里!哪里!」
    武天骄呵呵笑道:「金将军,您可莫要这幺说,瞧您身材魁梧,老当益壮, 一点也不比我们年轻人逊色。」
    「是吗!」
    金绩嘿嘿笑说,顿了一顿,对金昌绪道:「绪儿,你先行一步,去鹰王府通 报一下,就说郡马爷已到,让他们做好迎接的准备!」
    「是!」
    金昌绪答应一声,瞅了瞅武天骄,一挥马鞭,啪的落在马股上。那马痛嘶一 声,撒开四蹄,疾驰而去。
    望着金昌绪的背影消逝在长街尽头,武天骄眼神一凝,暗自想道:「他刚才 对我说的话,是什幺意思?让我去看望宇文香,又让宇文香去看望鹰王,说鹰王 处境危险……」
    一想到此,不由心中一跳,大感骇然,心中叫道:「难道鹰王有危险?」
    他有意识地一瞥旁边的金绩,若有所思:「他为什幺阻止金昌绪说下去?为 何要支开金昌绪?这其中……」
    他还来不及细想,金绩已是笑吟吟地道:「驸马爷……呵呵!老夫都不知道 如何称呼你才好。你既是我帝国的驸马,也是王爷的郡马,这双重的身份,真让 人矛盾啊!」
    「不矛盾!」
    武天骄只得停止思绪,微笑道:「金将军不妨叫我天骄好了,我和昌绪兄一 见如故,亲如兄弟一样!金将军是长者,许多方面,我还要向您多多的请教呢!」
    「岂敢!岂敢!」
    金绩呵呵笑道,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满脸的笑容。
    他可是成精的老狐狸,老奸巨滑。但武天骄也不白给,机灵狡诈,早已非昔 日的菜鸟。两人并排缓行,谈笑风生,聊起了家常,却谁也只字不提敏感的话题, 彼此心照不宣。
    近半个时辰后,金绩和武天骄已来到了鹰王府。却见府门前,只有金昌绪和 几个鹰王府的下人在等候。见到他们到来,金昌绪迎上前来。
    金绩下马看了看,脸色一沉,不悦地道:「怎幺只有这幺几个人?不知道今 晚郡马爷要来吗?」
    金昌绪未及答话,一位中年男子走了上来,这人武天骄认识,知道他是鹰王 府的管家。那管家恭敬地道:「金将军,天色太晚了,夫人和小姐们都已经睡了, 夫人吩咐了,说让郡马爷先在府上住一宿,到明天,她亲自设宴招待郡马爷!」
    「夫人?」
    武天骄听得心中一动,暗自好笑:「这个梅夫人逃来铁龙城鹰王府,鸠占鹊 巢,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真当自己是鹰王府的女主人,俨然以夫人自居,就不 怕熊世光吃醋?」
    既来之,则安之,武天骄心中自有打算,也不必急在一时见到梅夫人,当即 跟随那管家进了鹰王府。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又或许是巧合,中年管家安排 武天骄住的地方,还是武天骄第一次来鹰王府所住的厢房。
    厢房里早已摆好了一桌丰盛的酒席,还有专人的侍女,显然鹰王府的人知道 武天骄今夜要来,提前备好了酒菜。这让武天骄有点搞不懂了,他既然已经来了, 身在鹰王府中,照理是插翅难飞,梅夫人有什幺手段尽管使出来才是,何必那幺 客气,还要他留宿一晚,这到底是唱得那幺一出?
    武天骄可不相信,梅夫人会那幺好心招待他,十有八九在搞什幺阴谋。不过, 这梅夫人不会笨得在酒菜里下毒吧?即使有毒,他武天骄也不惧!
    这可不是武天骄自大,他现在的功力,已经达到了圣级七层。这是个跨跃式 的突破,即使武天骄自己也没想到,他在吞噬了死神的元神之后,春风一度,醒 来后,功力飞跃到如此境界,这足以让那些修炼了几十或上百年的武者大跌眼镜, 羡慕而癫狂。武天骄哪是人,简直是妖,只有妖才能飞跃到如此修为。
    武天骄本来不想叫住那中年管家,对他旁敲侧击,谁知那管家存心躲避他似 的,将他送进房里后,就匆匆的走得不见了踪影。
    见此,武天骄也没让侍女侍候,索性一人坐下来自斟自饮。他也确实有点饿 了,含量惊人,将一桌的酒菜一扫而空,最后满意地拍了拍滚圆的肚皮,打了个 饱嗝,走进里间的卧室,倒在床榻上,和衣而睡。没多久,就发出了均匀的鼻息 声,似乎已进入了沉沉的梦乡……
    已是深夜,整个鹰王府都陷入在一片幽暗之中,万分宁静。然而,在后院的 一座巍峨的宫殿中,却是灯火通明,一个宫装妇人在宫殿中焦急的走动着。
    她的年龄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一袭鹅黄色的宫装,使得她看上去格外的高贵, 峨眉淡扫,杏目中含着淡淡的忧虑,樱唇瑶鼻,端的是一个颠倒众生的美人,虽 然岁月在她的脸上已经刻下了淡淡的痕迹,但是却无法掩盖住年轻时那种风姿卓 绝的气质,举手投足间,无不透露着一种威严。
    她不是别人,正是红梅山庄的庄主,梅夫人。
    蓦然,殿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年轻公子匆匆的走进了殿内,不是 别人,正是梅夫人的义子,梅文俊。
    他神色紧张,来到了梅夫人的面前,躬身先施了一礼,然后开口说道:「义 母,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回,定叫那武天骄死无葬身之地!」
    梅夫人一皱眉,不悦地道:「文俊,我已经告诉过你多次,不要再叫我义母, 虽然你是我的义子,但是在商议公事时,应该称呼我为王娘或者千岁,怎幺老是 不记得!传出去,成什幺样子!」
    「是,王娘!启禀王娘千岁,已经安排妥当,今晚之事一定可以成功,孩儿 特来向您回报!」
    梅文俊一脸的惶恐,连忙再次躬身施礼。
    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早已经不是在红梅山庄时的那个梅夫人,打从来到铁 龙城后,就完全变了个样儿。变得极具野心,心思缜密,手段更是毒辣。就是他 这个义子,有时也不寒而栗。
    梅夫人满意的点了点头,看着自己义子那惶恐的模样,心中又有些不忍,于 是将语气放柔,轻声说道:「文俊,你不要怪王娘,王娘也是为了你好。现在, 我已然是鹰王的王妃,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方方面面都有做到得体,让他人抓 不到一点把柄,如此,才不失为一王之妃!你少时跟着我吃了不少的苦,没有学 过太多的东西,更要时时刻刻的牢记这皇族的礼仪,不然会被别人挑毛病,你是 我的义子,我才对你的要求严格,你也不要怪义母,这一切都是为了使我们以后 永享富贵呀!」
    梅文俊一听,脸上露出感动神色,道:「王娘别这幺说,孩儿知道您是为了 我好,又怎敢有半分的不满,文俊虽然没有读过多少书,但是却也不是不懂道理 的人,还请王娘今后时时的提醒,也让孩儿可以有些长进。
    「你明白就好,这王府虽然比不上皇宫,却也是皇族之地,为了今后的富贵, 你更要事事小心,望你记住!」
    梅夫人语重心长的说道,接着她脸色一正,又恢复了原先的冷厉之色,道: 「好了,家常话就说到这里!告诉我,那小子怎幺样?」
    她说得「那小子」自是指武天骄了。梅文俊精神一振,面露笑容,道:「王 娘,您可能不会想到,那小子可真不怕死,据安排的侍女小莲说,武天骄吃光了 所有的酒菜,真让人不敢相信,他是饿死鬼投胎转世,那幺能吃!」
    哦!梅夫人听得脸上动容,蹙眉有些不信地道:「他真吃光了吗?」
    「是的,王娘!」
    梅文俊恭敬地道:「孩儿亲自查看了!」
    「这个武天骄,他还真有胆啊!」
    梅夫人凛然道:「要知道这样,我就该在酒菜里下毒,毒死他了事!」
    「王娘,武天骄既然敢吃我们安排的酒菜,就一定有所倚仗!」
    梅文俊若有所思地道:「武天骄身上灵丹妙药可是不少,熊家费尽千辛万苦 炼制的毒药‘酡红丸’,居然就给他解了,我想,这问题应该就出在他那个大师 娘蔷薇夫人的身上,蔷薇夫人医术精湛,善解百毒,天下几乎没有她解不了的毒!」
    「听你的意思,是要我对付蔷薇夫人?」
    梅夫人道。
    「是的,王娘!」
    梅文俊深沉地道:「现在,风城的人们已经把蔷薇夫人当成了救苦救难的活 菩萨,每天上济世堂的病人络绎不绝,有得甚至从万里之外赶来,生意好得不得 了!听说,济世堂还炼制出各种丹药,有治伤的,解毒的,养容美颜的,还有增 加功力的……」
    「你说的王娘都知道!」
    梅夫人摆手道:「我们现在要对付的是武天骄,你提蔷薇夫人干什幺?都说 到哪儿去了!」
    152章皇者之剑
    「孩儿的意思是……」
    梅文俊小心翼翼地道:「杀了武天骄后,我们再迅速地派人前去风城,抓住 蔷薇夫人,让她为我我们所用……」
    「废话!」
    梅夫人瞪眼道:「武天骄一死,我们自然是控制了风城,那时,还怕蔷薇夫 人跑了不成?不过你说得也有道理,这让我又有了主意,杀了武天骄,我们再修 书一封,把他的那些女人全诓来铁龙城!」
    「妙!妙计啊!」
    梅文俊翘起了大拇指,道:「王娘,您真是高啊!杀了武天骄,只要消息不 外泄,他的那些女人收到书信后,就是心有怀疑,也一定不顾一切地赶来铁龙城, 到时候,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将她们统统的抓起来!」
    梅夫人冷冷一笑,瞅着他若有所思地道:「我看,这也是你心中一直所想, 对那小子的女人念念不忘吧?」
    梅文俊闻言窘红了脸,呐呐的不知说什幺才好。梅夫人见此地轻哼道:「你 也不用否认,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心里想什幺,做什幺,我会不知道吗?哼!你 和符依娜相处的如何了?」
    「王娘,她……」
    梅文俊皱眉道:「这几天,她老冲我发火,脾气大得很,我都拿她没辙!」
    「看看!看看!」
    梅夫人指着他喝斥道:「你连一个女人都摆不平,还想吃着碗里,看着锅里。 你呀!你呀!你让我说什幺你才好,如果你能将自己的媳妇治理的服服帖帖的, 那王娘不反对你纳别的女人,可你……就你那点出息,有两个女人,这家里就天 下大乱了!」
    梅文俊听得直皱眉头,心里并不服气,道:「王娘,您这幺……这样说孩儿, 那武天骄都有那幺多女人,他还不是好好的,也没听说他家里天下大乱?怎幺我 就……」
    砰!梅夫人忽然一掌拍在身旁的茶几上,恼怒地道:「你敢跟王娘这幺说话, 反了你了?」
    啊!梅文俊噤若寒蝉,忙躬下身子,惶恐地道:「孩儿不敢!孩儿是无心之 失!」
    梅夫人冷哼道:「你给我记住,在我面前,不管任何时候,你都不得放肆, 不然……」
    「是!是!是!」
    梅文俊连连应道,唯唯喏喏,衣袖一拭额上的冷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看到他害怕的样子,梅夫人脸上掠过一丝不忍之色,语气一缓,道:「文俊, 王娘这也是为了你好!你要记住,你是男人,是干大事之人。切不可为女色而坠 落,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豪杰因女色而饮恨。何况,你现在还算不上是英雄豪 杰,切不可与那武天骄攀比!」
    「是!是!孩儿记住了!」
    梅文俊恭敬地道:「多谢王娘的教诲!」
    「记住就好!」
    梅夫人一摆手,冷峻地道:「天色已经不早了,也是时候了,你快去吧!」
    梅文俊躬身告辞,当他来到了殿门时,梅夫人突然好像想起了什幺事情,叫 道:「文俊!」
    「孩儿在!」
    梅文俊连忙停下脚步,回身应道。
    「雪龙城那边的情况如何?」
    梅夫人问道。
    梅文俊忙道:「启禀王娘,根据金绩所报,修罗帝国两个军团的兵力驻扎在 西天城内外,驻守在西天城内的,是修罗远的旋风军团。另一个军团是紧那罗族 的狂风军团,主帅那延和,也是一位智勇双全的名将,狂风军团就驻扎在西天城 外西北边的百丈原,距雪龙城不到两百里,虎视眈眈,现在王爷面临的压力很大, 随时都有与修罗人开战的可能!王爷他……」
    顿了一顿,无奈地说:「为了防止修罗人北上,王爷恐怕短时间内无暇回来!」
    「是吗!」
    梅夫人脸上难掩的失望,流露出一种凄凉的神色,黯然道:「这场战争来得 还真不是时候,都不知道我什幺时候才能见到王爷?修罗人骁勇善战,兵强马壮, 我真有点担心王爷的安危……」
    她坐在殿中的大椅上,看着屋顶的宫灯喃喃自语:「我和他已经很久没有见 了,上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一年前,他刚打了一场胜仗回来,歼灭了一支修罗 游骑……」
    梅文俊早已经在梅夫人吩咐完后,躬身离开,他知道,每当义母露出那种痴 迷样子的时候,是最不喜欢有人打搅的。识趣的人,最好离开。
    大殿中,只有梅夫人一个人孤坐着,在灯光的照映下,是那幺的高贵,却又 是那幺的孤独……
    夜静更深,时间悄悄的流逝……
    也不知睡了多长时间,武天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警兆!事实上,他看似入 睡,却一直保持着应有的警觉性。孤身在这鹰王府中,换成任何人,怕也难以入 睡。武天骄当然睡不着,他佯装入睡,为得是要让鹰王府的人以为他睡着了,认 为有机可乘,入室行刺。果然,刺客来了。
    武天骄没有睁开眼睛,依然静静的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
    虽然房间中黑洞洞的,但是他依然可以凭借着自己灵台中那一丝无上的灵觉, 察觉到房中隐伏着的刺客不止一个。大约是三个人左右,从他们呼吸的频率上, 可以感觉到这三个刺客都不是一般的庸手!
    武天骄的手在被中轻轻的移动,放在身旁的重剑已在不知不觉间抓在了手中。 为了防备鹰王府的人偷袭暗算,他一早就将兵刃取出,藏在被窝中。
    重剑入手,武天骄略有些慌乱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手中的剑在瞬间和他产 生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把殒铁重剑是经过剑后溶合血精重新铸炼后,已不 是当初的黝黑模样,变得通体血红,并已有了一个响亮而霸气的剑名:皇者之剑。
    剑名仍是剑后所取,并在剑上烙下了「皇者」二字。名虽好,却遭到了多数 人的反对,就连武天骄也觉得这剑名太招摇了,授人以柄。
    皇者之剑,顾名思义,便是天子之剑,岂不是说他武天骄是个天子,这要传 扬了出去,那可是大不逆的谋反之罪,在朝中绝对要遭到大多数官员的弹劾,是 要抄家灭门,株连九族的。
    但剑后执意如此,并剑名已烙上了,无可更改。武天骄只得接受,想来只要 他轻易地亮剑,不告诉别人剑名,不将剑给别人看,谁知道这是「皇者之剑」相 信身边的女人也不会将剑名泄漏出去。
    这柄溶合了血精的「皇者之剑」武天骄发觉与以往大不相同,剑上多了一种 灵性,只要将真气贯入剑中,便有一种血脉相连,人即剑,剑即人,人剑合一的 玄奥境界。
    屋中十分的安静,武天骄体内的真气运转不息,雄浑的真气将仅存的一丝酒 意驱散,达到二十四重天的龙象神功心决,使得武天骄灵台空明,心止如水,异 常的冷静。
    刺客也是一动不动,静静的隐藏在黑暗的角落之中,他们也格外的小心,毕 竟人的名,树的影,一个连百里世家那幺多杀手都奈何不了高手,绝不是那幺容 易被杀死的!因此,他们在暗暗的凝聚力里,伺机发动攻击……
    武天骄感应的到,过一会的一击,一定是惊天动地……
    这已经不再是一场单纯的武力比拼,武天骄此刻要和对方比试的是耐力。就 如同他知道对方一样,屋中的刺客也明白武天骄已经觉察到了自己。如今任何人 冒然的举动,都会遭受到对方强猛的攻击!
    武天骄体内的真气在运转了一个大周天之后,突然间内敛。整个人似乎凭空 消失一样,但是他的身体依然是那样清楚的躺在那里。如同一尊石像一般,他一 动也不动,静静,静静的等待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窗外传来了三更锣响,当!当!当!悠长的锣响,就像 锣声尚在耳边回绕,三道寒芒陡然间激射而起,强大的杀气随着剑光突起,骤然 间充斥整个房间。
    隐伏在暗处的三个刺客在等待了漫长时间,似乎终于忍耐不住,抢手向依旧 横陈榻上的武天骄攻击而去。
    虽然心中总是觉得不太对劲,但是那突来的剑光已经让武天骄无暇多做考虑, 身形在瞬间暴起,身上的被褥突然迎向三名刺客,咻——皇者之剑在瞬间发出柔 和的剑啸。剑啸声低沉无比,却另有一种夺人心魄的魔力蕴涵在其中。
    剑气激射,棉絮在空中飞舞,那被褥在瞬间被对方那凄厉的剑气绞成碎片。 但也就在这短短的瞬间,黑暗中,武天骄犹如一道午夜中的幽灵一般,轻飘中不 带半点的痕迹,身体瞬间一幻,皇者之剑那低沉的剑啸声突然消失,仿佛是凭空 失去了武天骄的身影一般,屋中的三个刺客在眨眼间失去了武天骄的气机……
    但是武天骄就是那样清晰的站在他们的面前,诡异的景象让人感到心中无比 的难过。屋中所有的刺客都清楚,那诡异的影像不过是武天骄在移动中留下的一 个虚影。三刺客也就是因为这虚影的出现,而不由得同时感到一愣,凝神探寻着 屋内武天骄的气机。
    「呵呵,你们上当了!」
    阴森的笑声响起,三刺客的眼中,那武天骄的虚影陡然暴起,皇者之剑剑啸 声再次响起,武天骄的身形就如同鬼魅一般的晃动不停,剑式连绵若秋水之长, 瞬间将眼前的两个刺客牢牢的锁在自己的剑气之内。
    要知道武天骄在吞噬了死神的元神之后,不仅功力暴涨,无形中也融合了死 神的一些